一玄老人‎ > ‎

一玄老人全集序

會性法師    

  一玄長者,姓唐名曜,江蘇青浦人。生於前清光緒二十年甲午正月十二日。學佛於休休禪庵。游刃教海,深入宗門。華嚴、楞嚴、圓覺、法華,多所發揮。

  讀華嚴經記曰:『華嚴為佛教中最高的圓頓教典。頓者,稱性而談,無有方便漸次;譬如日出,頓照高山。圓者,全事是理(事以理圓),全理是事(理無不遍);譬如梵網,重重無礙。……』(第十九章)

  又云:『本經之打開佛陀正覺之真相,不但在文書記錄上,而同時亦在象徵寄顯上。故善財之巡歷,即是象徵地說出釋尊自己求道之心路。何以故?釋尊在最高說法形式之本經中,已將自己的信仰過程,託善財之求道而普示以其內容之真體。善財五十三參中,由在家人表現者居多數。在家佛教徒,誠能認真奉行佛陀之教旨,則人間的真正實際生活,即是縛解一如之世界,最為尊貴的「宗教之極致」。佛教並不缺乏多數出家法師,卻極須要多數在家善知識維護正法的廣大堅強陣容。』(第十八章)此尤為發前人所未發者也!

  有謂楞嚴經為偽造者,讀「楞嚴概介」頁十一至十五可釋其疑。文曰:『……因朱子全書之一語謬增,遂爾百世傳實;雖名家如梁任公胡適之亦不免有好出風頭應聲立異之嫌,其他所謂「辨正」「百偽」等等,更無足論矣。例如南宋某一史料書所載,當時「莫須有」冤獄,權奸指責岳飛「剋扣糧餉.私設酒坊.妄請選立太子圖邀擁戴之功」等罪,朱子亦謂「岳飛跋扈」。誰能相信真是晦庵口所說而非「重言的語增」?故假朱子言以謗楞嚴與假朱子之言以毀岳飛,皆徒見其厚誣朱子耳。……』

  至於圓覺,長者云:『除禪宗正是本經當機外,歷代講教諸宗,無不以本經作教學課本或悟後印證之寶典。蓋為禪門而「高標頓門.兼備漸法」者,唯本經最為「契理精到.契機廣大」,在適合教課一點上,獨稱殊勝無比也。』(圓覺經自課)

  妙法蓮華:『本經以「妙法」二字冠以經名,妙法云者,即指諸法實相之祕妙法門,故妙法之總義,以「開示悟入佛之知見」一語攝之。』又示:佛陀體現宇宙之真理,此真理即依於真理自體德性之「法」而顯。佛陀開示其德性,一歸於「諸法實相」,所謂「現象即實在」,「資生事業皆與實相不相違背」,而湛入於徹底的「真理汎在」思想,此即人皆可得體達於實相妙理之所以也。』又云:『本經偈頌中,極多膾炙人口之絕妙名句,如:「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」;「今之三界,皆是我有;其中眾生,悉是吾子」;「十方佛土中,唯有一乘法,無二亦無三,除佛方便說」;「唯此一事實,餘二則非真」;「無數諸法門,其實為一乘」;「一稱南無佛,皆已成佛道」;「若有聞法者,無一不成佛」;「是法住法位,世間相常住」。此等偈句,只是說十方一字,萬物一體,三乘無差別(皆可攝入佛乘),凡聖無差別(皆可得授記成佛),即真空而示妙有,即世間而見實相,言言極盡其深厚偉大之宗教立場,皆所以表示徹底的「真理汎在」思想者也。』(讀法華經記第五章)

  宗門語句,有六祖壇經、禪門剩語等,茲不一一。

  昔藥山惟儼禪師(西紀七五一~八三四),看經次,僧問:「和尚尋常不許人看經,為甚麼卻自看?」師曰:「我祇圖遮眼。」曰:「某甲學和尚,還得也無?」師曰:「汝若看,牛皮也須穿!」(指月錄)一玄長者可謂善『遮眼』者!吾儕要學,就得『看穿牛皮』才行!

  長者於民國七十七年戊辰四月十七日入寂,住世九十有五載。昔日長者休休小庵教席諸學子,編輯長者遺著為全集,即將印行,讀此集者,若有『遮眼』功夫,則見性、明心,有似「百草頭上西來意」,豈不快哉!

中華民國第二庚午年端午節,沙門會性序於屏東普門丈室

 

--- 取自一玄老人全集第一冊之序文